张全旺出生于湖北省襄樊市谷城县的一个偏僻大山村。小时候因为头皮层严重烧伤,导致后来他的头顶大部分长不出头发。但这没有影响到他的聪慧和理想。上世纪90年代,全国打工热潮正如狂潮般席卷每个村庄。二十多岁的张全旺正当风华正茂,他不甘待在大山里耕一辈子的地,最后凑了三百元钱“漂”到广东江门去投靠老乡。

  可是张全旺和众多的打工者一样只有小学文凭,而且从小因头部烧伤导致身体较弱。肩扛手提的力气活他吃不消,加班加点的工作他身体更难以支撑。所以,一个多月,他几乎都是漫无目的在江门游走。

  有手有脚的人不会没有出路,何况他还有聪慧的头脑。他决定丢掉一切面子和虚荣,去收废品。原来,这个聪明的青年并不是盲目地在街道小巷游走,而是有意识地记忆着路程。在行程中,他看到很多废旧的东西都扔在垃圾桶里,在那个时候,大家对废品出售都不是很了解,觉得值不到几个钱。通常都被一些骑单车的拾荒者捡走了。于是,他买了一辆二手的三轮车,蹬着车在家属楼下转悠。以低价购进,再出售到废品站里。他从中赚个力气钱和价格落差。这样早出晚归,几个月后他开始尝到“废品含金量”的甜头。

  半年后,他买了一个BP机,在那个年代BP机还是个稀奇玩意儿。当时他开心地和家里人联系了,告知了自己的近况。花甲之年的母亲听到他的声音那一刻,流下幸福的泪。

  接近年底时,张全旺已经积攒了几千元钱,决定自己开一个小型的废品回收站。说干就干,他租到一间小面积的路边店铺,房东是一位巡警。他到工商局办了营业执照,给自己的废品小站定名为:进新废品站。

  因为门市在菜市场的附近,所以生意十分红火。附近的居民,骑三轮车的都把废品汇总在这里。他把收到的废品分门别类地存放,然后再次出售到大型废品站。

  废品站的行业,很脏很累,完全是一分钱一分钱地积攒而来的。他办的是废纸塑料方面的执照,所以不能光明正大地收一些价格稍贵的废旧金属。但是,也会偶尔收到一些装修工卖的少量废铜线条。

  张全旺的废品生意越做越成熟,他想扩大经营。这时二哥二嫂也来了江门投奔他。于是,他又再次决定大干,又在附近租了一个大门面。把人力均分,两个门市一起经营。

  后来三哥三嫂、四哥四嫂都来给他帮忙做事了。趁着闲暇,他学会了开车,拿到驾照后买了一辆崭新的江淮中型货车,方便买卖的运输。做到第五年,他便把两处门市都分给二哥、四哥独自去经营。后来川籍的三嫂给他找了个川籍媳妇。有了家后,他更加努力了,又到另一个地方找了个大仓库做废品站。那地方地势广阔,门市极好。老婆的父亲、弟弟和弟媳都加入了这个废品站。张全旺的废品站都成了家族废品企业了。

  进入二十一世纪,废品行业真的如张全旺所预料,竞争激烈。整个市里都有很多经营废品回收的行当。这样,几兄弟们的店铺生意都远不如以往几年了。而且,市民对于废品的价格也越来越要高价。这给他们的生意带来了极大的影响。

  一次,废品站收到装修人员的废旧铜线,不巧遇到刑警检查废品站,把四嫂带走后,要求拿八万元才可以放人。这对于收废品的来说真是个天文数字,全家人都急坏了,最后四哥托人情,刑警队处罚了三万元,才将关押了近一个多月的四嫂放出来。对于这家人来说,这事是一个很大的打击。更让人恼怒的是一群无赖以砸了汽车玻璃警示张全旺,要求给保护费。当时张全旺的老婆正有身孕,张全旺只有忍气吞声地给了他们那群无赖三千元的茶水钱。

  日子就这样磕磕碰碰地过去了。近几年,张全旺又找了几个打工的帮忙做事,还买了小车。长女已经在市区高级幼儿园读书了,小儿子刚满一岁。他还和妻子商量,准备在市区买一套住房,在城市定居。他还想在其他行业投资,把生意做得更大。

  张全旺的这半部人生故事,都是他一点一点“拾”起来的,平凡又不平凡。他认为,只要有梦想,只要不断努力,终归有实现梦想的那一天。